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武動乾坤之淫魔亂舞] 2



“哦……慢一點……主人……輕一點……啊……”林可兒趴在床邊,撐著酥

軟的身子,修長的雙腿張得大開,翹著圓潤的美臀,一邊兒承受著身後男人的衝

擊,一邊兒無力的呻吟著



  “看你平日里一副清冷孤傲的樣子,想不到原來這麼淫蕩啊,屁股再扭得用

力點。 ”林瑯天抓著林可兒纖細的小腰,用力撞擊著少女渾圓的粉臀,發出響亮

的“啪啪”聲。



  自從林可兒被林瑯天姦淫失身,已經過去半年了。在體內被種下的魔種影響

和林瑯天不住的調教下,林可兒很快就屈服了,徹底被調教成林瑯天的女奴,為

林瑯天的盡情淫樂和修煉奉獻自己青春美好的少女嬌軀。在這期間,大炎王朝的

皇族皇甫家族迎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一個名為“綾清竹”的絕代佳人。



  當林瑯天第一次見到綾清竹時,就為後者的絕代風姿所攝——淺色素裙,肌

如白雪,腰如束素,薄紗遮掩的臉頰上,清眸流盼,天地為之黯然失色,那飄渺

如仙,清雅如蓮,卻又隱隱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尊貴氣息的獨特氣質更是讓他深

深沈迷。那一刻,雖然外表絲毫不露聲色,還一副儒雅風範的與之見禮,但是林

瑯天卻是在心中瘋狂的嘶吼:“是我的,你是我的,綾清竹!”



  雖然心中已然接近瘋魔,但是林瑯天並未失去理智,只看皇甫家族也是這般

慎重,甚至有些謙恭的態度來對待綾清竹,他便明白這女人的身份絕不簡單,而

且一身修為也是深不可測,不可妄動,一時只能將心中的慾望深深掩藏。



  慾火難消之下,林瑯天卻是將這股邪火盡數發洩到了林可兒的身上,日夜姦

淫不斷,在林可兒嬌柔甜美的呻吟聲中,他的實力也突飛猛進,在短短時間內就

突破到了造氣境。



  在陣陣急驟的“啪啪”聲中,林瑯天做著最後的衝刺,當林可兒哭叫著再次

洩了身子之時,林瑯天也將白稠的精液盡數射到了少女緊窄的小穴裡。



  拍了拍林可兒豐隆滑膩的翹臀,還沈浸在高潮餘韻中的少女慵懶得嬌哼著,

扭動著香軟的嬌軀,緩緩爬起身來跪趴在林瑯天的腿間,小口熟練地吸吮著,清

理起男人的肉莖來。



  一邊兒享受著少女舒爽的口交服侍,一邊兒把玩著那對堅挺飽滿的酥胸,林

瑯天思考著這幾天得到的消息。在某一處偏僻的小城出現了一座古墓府,四大家

族因為相互牽制爭持不下,最後只能決定讓他們幾個小輩出面爭奪。林家,他自

然是要出面的,而那皇甫家,極有可能會請出那綾清竹前往。此去其他人他都不

放在眼裡,沒有了這些老輩強者的干擾,那他的機會便來了。



  想到很快就將有機會將這仙子一般的美人壓在身下,肆意享受,林瑯天不由

血脈賁張起來。按著林可兒的腦袋,在少女溫濕的小嘴中抽送了一陣,讓她將射

出的精液全部吞嚥下去後,林瑯天再度將林可兒柔軟的胴體推倒在床上,分開她

雪白修長的大腿,低吼著插了進去抽送了起來。



  ……



  古墓府開啟的起的日子終於到了,林瑯天駕馭著由元力凝聚的巨鷹,風馳電

掣一般趕往幕府所在地。因為那裡臨近林家的一個分家支脈,不久前,林家宗族

已經派遣一些族人前往,而林可兒也在其中。為了不暴露他和林可兒的秘密,林

瑯天也只能聽之任之。只是習慣了林可兒暖床,驟然間失去少女香軟的胴體,夜

裡不免有些暴躁不爽。



  火紅的元力巨鷹劃破天空降臨那古墓府所在的山谷,林瑯天一襲青衫,頗顯

灑脫,平淡的掃了一線下方聚集的人群,對於那所謂的分家之人以及其他來此渾

水摸魚之人並沒有在意,只是其中有一名少年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卻也沒有放

在心上。



  隨後,同樣代表大炎王朝四大家族的王氏宗族的王炎與秦氏宗族的秦世相繼

到來。當最後代表皇甫氏族的綾清竹輕紗遮面,身著素裙,赤裸著白玉般的纖足

踏著青蓮如天上仙子一般降臨之時,林瑯天雖然早有預料,但是在佳人絕世的風

姿之下,卻依然有著霎那的失神,片刻後。那驚豔之感便化為無窮無盡的佔有和

暴虐之欲。



  “綾清竹,你跑不掉的。”強忍著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仙子一般的清冷佳人狠

狠推倒,恣意享受的衝動,林瑯天心中嘶吼著。



  四大氏族齊聚,聯手破開古墓府的封印屏障之後,綾清竹腳踏青蓮,當先飛

掠入幕府之內,只留下一道衣袂翻飛,曲??線畢露的妖嬈倩影。林瑯天稍稍停留片

刻,狠狠刮了一眼那身姿窈窕的背影之後,也快速沖入其中,將眾多探寶之人遠

遠甩開。



  一入石門,一股壓抑的感覺便是當頭而來,讓得他體內運轉的元力都略感滯

澀,涅槃境強者縱然隕落已久,依然有這般可怕的威勢。面前數十條通道縱橫,

林瑯天猶豫片刻,選擇了一條便是向前突進,沿路有不少石屋出現,讓得他停步

駐足,一個個檢查過去,卻只得到了一些純元丹和部分尋常的靈藥,不免讓他失

望不已。身為林氏宗族年青一代第一人,以他的眼界自然看不上這些微末之物。

望著那些僅僅因為一些純元丹便大打出手相互廝殺的探寶者,林瑯天嘴角掠過一

絲不屑,繼續向深處探索。



  進入中央大殿,無數傀儡組成的封鎖線讓林瑯天煩不勝煩。當突破重重封鎖,

最終來到這處古墓府核心地帶,卻又不甚陷入一處大陣之中,被無盡火海包圍難

以脫身。這陣法頗為玄妙,一旦進入,卻是連周圍的情況的無法感應到。藉著體

內穆師的指點,在試探摸索了一陣之後,終於得以從翻騰的火海中離開。一出陣

法,就能看到不遠處,王炎等人依然在奮力掙紮以求破陣,只是卻不見了那一道

白衣倩影。



  “我若非有穆師指點,只怕根本奈何不得這陣法絲毫。這女人果然來歷非凡,

居然連涅槃境強者留下的陣法都困不住她。 ”林瑯天暗自忖道,腳下卻是不停,

快步走出大陣外沿,來到了一扇虛掩的青銅大門之外,心中一沈,看來這裡已經

被人捷足先登了。正欲推門進入,體內的穆師卻突然出聲示警:“小心,裡面有

兩股氣息,其中一股應該是那個女人,還有一道隱晦的元神波動,恐怕便是那位

晉入涅槃境的強者所留。 ”



  林瑯天心神一凜,在穆師的幫助下收斂起全身的氣息,小心的隱匿身形潛了

進去,卻見大殿中除卻綾清竹外還有一個少年,方才幕府之外曾經見過一次,略

有印象,還有一道虛幻光影懸浮在空中,雖是虛影,卻隱隱有種奇異的氣息,想

來便是那位幕府的主人了。



  此時綾清竹氣息微弱,腳下青蓮也被一道青光封鎖,身上卻充斥著一股濃郁

到極致的純陰之氣,彷彿是服用了什麼奇異的天材地寶一般,與那少年一道被那

幕府主人牽引到一起。



  “看來,這名涅槃境強者所留的涅槃心應該是被這個女人得到了,只不過,

在服下煉化過程中似乎出了什麼岔子。 ”穆師感應了一會兒,幽幽道。



  “什麼,這綾清竹果然厲害,居然這般輕易便取到了涅槃心。那我這次豈不

是一無所獲,白來了? ”林瑯天在心中不甘道。



  穆師卻是早有定計,當下徐徐道:“那也未必,這幕府主人留下的靈體不能

久存,一會兒便是得消散,這女人看起來無法憑自身煉化涅槃心的能量,現在實

力大損,以你的實力,在我的幫助下擒住他不難,那少年也是修為低微,不足為

慮。你小心隱匿,等那幕府主人一消散,就進去製住那兩人。那少年隨便殺了就

是,這女人你自然可以隨便享受,等種下魔種,她便任你為所欲為,替你隱瞞下

一切,你也不必擔心她身後的勢力了,而且她體內涅槃心的能量說不得你也可以

分到一杯羹,煉化之後不但可以修為大進,將來晉入涅槃境也多了一分把握。 ”



  “好,就這麼辦。”聽完穆師的話,林瑯天頓時醒悟,暗自振奮,同時也更

加小心的收斂氣息,隱匿行藏,被殿中之人察覺。



  殿中三人交談片刻,那幕府主人似是施展了什麼秘術,兩人俱是變得氣息粗

重,臉上通紅,就連眼神也變得有些異樣起來。這般熟悉之極的症狀讓林瑯天一

看便是心中了然。



  “這幕府主人想幹什麼,難道要他們兩個——該死的,我看中的女人怎麼能

被這臭小子拔了頭籌?混蛋! ”望著殿內已經有些迷亂的兩人,林瑯天面色陰沈

之極,拳頭握得死死的。垂涎了許久的女人就這麼被另一個修為低微的臭小子就

這麼摟在懷中大肆輕薄,讓得他幾乎當場暴走。若非顧忌那幕府主人留下的殘靈,

只怕立刻便要衝出去了。



  當那幕府主人的殘靈大笑著消散時,大殿中,綾清竹與林動此刻已經完全失

控了。



  林動只覺得體內一股邪火洶湧燃燒,體內小貂的妖靈也不見了蹤影,那幕府

主人做事情還真是一點都不拖泥帶水。懷中的絕色佳人早已化為了勾魂奪魄的妖

嬈魔女,再不復現前的清冷高傲,這般誘惑讓林動的理智被徹底摧毀,在那柔軟

的胴體上胡亂撫摸著,就欲在本能的引導下劍及履及之時,一股巨力突然湧現將

他轟飛了出去,被他身體外殘留的光團抵禦了一部分,雖無性命之憂,卻也讓他

昏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自然是林瑯天出手所致。當那幕府主人殘留的靈體徹底消

散之時,早已慾火洶湧且妒火中燒的林瑯天幾乎是立刻暴衝而至,一掌將包裹著

兩人的光團擊碎,裡面原本緊緊纏在一起的兩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大力分開。



  對於先前那一掌居然沒有將林動當場擊殺,林瑯天大為驚訝。望著昏厥過去

的林動周身環繞的光團,不由皺了皺眉,他自然能看出這是那幕府主人留下的。



  “算你走運,等我享受完美人再來收拾你。”林瑯天冷笑著,也不再管他,

轉身走向了另一邊。



  剛才林瑯天那含怒一掌主要是對林動而去,她卻是沒有被傷到,只是身上本

就被林動撕扯了一番而有些散亂的雪白衣衫更是淩亂,露出大片嬌嫩的雪白肌膚,

裸露在衣衫外面的冰肌玉膚卻是異常的緋紅,如雲的秀發散亂,原本清澈剔透如

水晶般的雙眸也是一片迷濛,俏臉上的面紗更是已經被林動撕下,露出下面傾國

傾城的絕代姿容,曲線玲瓏的嬌軀誘人之極的扭動著。這般誘惑之極的場面看的

林瑯天也不由呆了片刻,然後慾火更熾。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好個絕世美人。”輕撫著綾清竹暈紅的俏臉,

望著那春水蕩漾的明眸,享受著美人香軟嬌軀水蛇般扭動的柔軟觸感,林瑯天淫

笑著在那紅潤的櫻唇之上親了一口,雙手大肆在綾清竹雪白的嬌軀上遊走起來。



  將佳人身上的衣衫盡數剝去,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的完美嬌軀徹底暴露在林瑯

天眼中。飽滿的酥胸傲然挺立,雪白的峰巒之上兩點鮮豔的粉紅分外誘人,曲線

優美的小腰身下是渾圓挺翹的美臀,修直的大腿緊緊夾在一起,還在難耐的扭動

著,兩腿間漆黑的森里地帶已經有著晶瑩的水跡。林瑯天雙眼赤紅暴突,死死盯

著綾清竹絕美的胴體,只覺得下身硬的快要炸了。



  一手抓著那一對飽滿的酥乳用力揉搓著,大嘴含住雪峰之上的一點紅梅貪婪

的吸吮著,然後沿著修長優雅的頸子一路向上,一口吻在綾清竹櫻紅潤澤的的小

嘴上,吸吮了一會柔嫩的櫻唇,舌頭頂開貝齒與那細嫩的香舌交纏在一起,在一

陣“嘖嘖”聲中熱烈的舌吻起來,交換著彼此的口涎。另一隻手則滑過綾清竹平

坦的小腹,來到了那幽謐的森林地帶,稍微挑逗兩下,便將緊夾著的美腿分開了

一道細縫伸了進去,按在佳人嬌嫩的秘處緩慢摩挲起來,手指分開緊閉的唇瓣,

插入了那從未有人光顧的處子甬道,緩慢的摳弄著。



  “哦……哦……”先前煉化的涅槃心的能量在體內洶湧奔騰,被幕府主人的

秘法挑起的情火越燃越熾,男人的氣息彷彿寒冬之中的火爐一般讓她渴望,何況

這人又在身上的敏感部位到處作怪,動作還那般嫻熟之極,綾清竹哪裡忍耐得住?



  銷魂動魄的難耐呻吟從櫻桃小口中緩緩溢出,修長的玉臂摟著男人的脖頸,

將雪白的胴體緊緊貼著男人身上,雙腿緊緊夾著他在自己雙腿間作怪的大手,不

似推拒,卻彷彿要讓他的動作更加激烈一點一般。冰清玉潔的身體此刻卻是如此

的敏感,無措的扭動著渴求男人慰藉,男人粗糙的手指摩擦著敏感的媚肉,帶來

陣陣電流般的酥麻快感,從那羞人的地方迅速擴散,粘稠的汁水歡快地順著手指

流淌而下,絕色俏臉滿佈春意的紅暈高高仰起,嬌喘細細,曼聲呻吟著。



  望著那不久之前還清冷高傲,高高在上恍如仙子一般的絕色美人兒,此刻卻

是媚眼如絲,在他嫻熟的調情動作之下欲仙欲死,林瑯天的心中湧出一股難以言

喻的征服快感。出身高貴,實力強大又如何?任你高貴如天仙神女,現在也要乖

乖臣服在男人的胯下,任我予取予求。



  將早已不堪挑逗的佳人按倒在殿內的石床上,分開修直的美腿,肉莖抵著濕

淋淋的小穴緩慢的摩擦一陣,在綾清竹水汪汪的明眸哀婉的注視下,腰跨用力一

挺,猛的插進了進去,勢如破竹的衝破了那層薄薄的肉膜,深深抵在甬道深處嬌

嫩的花心之上。



  “哦……好痛……啊……”失身的那一刻,一行清淚從綾清竹眼角緩緩流下,

卻片刻即乾。下身撕裂般的痛楚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充實感。肉

莖緩慢的抽動著,陣陣鑽心的麻癢從那被男人巨物佔領的甬道傳來,讓綾清竹難

耐的呻吟著,豐滿玲瓏的嬌軀隨著男人的動作妖嬈的扭動著。



  “好緊,真不愧是處女啊,哦,夾得好爽啊!”感受著肉莖處傳來的陣陣緊

縮之感,林瑯天心中大爽,感覺到身下的女子已經從破處的痛楚中回復了過來,

不由開始加快了挺動的速度,腰跨用力撞擊在雪白的翹臀上,傳來陣陣“啪啪”

聲。



  “清竹小姐,我幹的你爽不爽啊?”林瑯天一邊兒抓著綾清竹柔韌的小腰身,

快速抽送著,一邊兒淫笑著問道。



  “哦……舒服……清竹……好快樂……啊……”綾清竹在男人的進攻下早已

經不知今夕何夕,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早讓她深深沈迷,身體內傳來的極度渴求

讓她全身都熱了起來,扭動著曲線優美的纖腰迎合著男人的侵犯,嬌喘著斷斷續

續的回答。



  “桀桀,清竹小姐,你的下面好濕啊。看你先前一副冷傲清高的樣子,被我

隨便插兩下居然就流出這麼多的水兒了,真是淫亂的身體啊,你就這麼喜歡被我

幹麼,嗯? ”林瑯天淫笑著,一邊兒在緊窄濕潤的小穴裡抽送著,一邊兒用下流

的話語羞辱道。



  “啊哦……清竹……不是淫亂……的女人……不是……哦……再快些……啊

……”綾清竹嬌媚的呻吟著,雖然此刻春情蕩漾,芳心大亂,但是對男人的話依

舊本能的反駁著,但終究不是真的清醒過來,搖著頭細細嬌喘著,一雙修直的美

腿卻緊緊夾著林瑯天的腰胯,豐潤的玉體難耐的扭動著,迎合著男人的挺動。



  在一聲悠長的愉悅呻吟中,綾清竹嬌柔的胴體顫抖著達到了第一次高潮,溫

熱的淫水從蜜壺深處噴出淋在了男人的肉莖上,強烈的舒爽快感讓林瑯天低吼著

險些當場繳械,急忙咬了一下舌尖鎮定心神,開始煉化那從兩人交合處傳來的奇

異能量。綾清竹先前服用的涅槃心的能量此時在男女交合之下漸漸被煉化開來,

其中小部分的能量也沿著兩人交合之處傳入了林瑯天的體內,那股湧來的能量之

強超乎了林瑯天的預料,只是片刻光景就讓他迅猛突破到了造氣境大成,甚至於

隱隱觸碰到了造化境的玄妙壁障。



  “呼,小妖精,那裡這麼緊,險些讓你壞了我大事,作為懲罰,今天我要好

好的”疼愛“你一番,桀桀。 ”洩身後的綾清竹嬌軀慵懶無力的躺著,絕色嬌靨

之上滿是誘人的暈紅,原本清冷孤傲的氣質此刻盡數化作了嫵媚迷人的風情撲面

而來,讓本就沒有發洩的林瑯天呼吸一促,淫笑著在那對飽滿挺傲的玉兔之上掐

了一把,肉莖再度抽動起來。



  剛剛失身不久的綾清竹又哪裡是林瑯天的對手,體內的情火也遠遠沒有發洩

完全,在林瑯天的擺佈下含羞帶怯的跨坐在男人的腰跨上,扭著纖細的小腰,圓

潤挺翹的美臀在男人的擺弄下上下起伏著,套弄著男人的肉莖。每一次的起坐,

粗長的肉莖都被深深貫入小穴裡,在那嬌嫩敏感的花心上重重的頂上一下,好像

撞在她的心口上一般,敏感的媚肉被肉莖摩擦著傳來陣陣酸酥麻癢的奇異快感更

是讓她難以自製,雖然這種體位讓她很是羞恥,但是那種比起先前被壓在身下時

更加強烈的快感和刺激卻讓她根本停不下來,在男人扶在腰間大手的操控下,撐

著酥軟的身子緩緩上下套弄著,漸漸的加快了速度,曲線畢露的嬌軀不自覺的扭

動搖晃著,那一對堅挺飽滿的酥乳隨著嬌軀的起伏不停地上下彈跳,晃出雪白的

乳浪,看的林瑯天眼都花了當下,一邊兒挺著腰跨向上配合著綾清竹的動作,一

邊兒伸手抓著那對雪白的玉兔用力揉搓著把玩。



  “啊哦……哦……好癢……清竹……又要去了……哦……”激烈的歡愛讓綾

清竹難以自禁的高聲呻吟著,下身傳來鑽心的酥麻快感讓她欲罷不能,雪膩的嬌

軀在男人的策動下主動的上下起伏著,在陣陣強烈的快感下泄了一次又一次,直

到嬌軀都要酥軟了。



  “又要洩了麼?桀桀,一起來吧,呼,都射給你了。”林瑯天摟著香軟的嬌

軀,感覺到脊背的酸麻,淫笑著加快了下身的挺動,一下下的重重敲擊在綾清竹

嬌嫩的花心上,在佳人甜美的喘息中低吼著將白稠的精液都射進了甬道的深處。

在體內穆師的催促下,運轉功法,將體內的魔種能量分出一道匯入精液中也一同

注入綾清竹的體內。



  當那道魔種在綾清竹體內流轉,即將和她融為一體之時,卻突生異變。似乎

是感應到了那隱藏在那魔種中蘊含的淫魔之力,綾清竹的體內突然出現一道奇異

的青色光芒,隨之先前被那幕府主人壓制的青蓮也彷彿甦醒一般光芒大放,一股

清冷奇異的能量波動猛的擴散而出,將正與綾清竹下身相連的林瑯天猛的震飛了

出去,綾清竹體內的魔種也在那股青光的衝擊之下恍如冰消瓦解一般迅速衰弱。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林瑯天大驚失色,隨即面色一變,猛的噴出一口鮮血來。

他修習《淫魔鑑》根基尚未穩固,分出的魔種與他心神相連,此時被那奇異的青

光所克制,他的本體也頓時受到牽連而受了不輕的傷。



  感應到那道魔種的急速衰弱,體內的本源魔種也受到影響,居然隱隱有崩散

瓦解之勢,林瑯天也顧不上別的了,再度噴出一口精血,咬牙結出道道印結,體

內的元力急速湧動,拼著消耗元力和體內的精血施展奇異的秘法,終於在青蓮發

出的奇異青光將魔種完全湮滅之前將那道魔種從綾清竹的體內收了回來。



  感受到體內的魔種黯淡無光,林瑯天心中不由怒火洶湧。這次當真是偷雞不

成偷雞不成蝕把米,不曾想到綾清竹體內還有其他的東西護體,他貿然想要種下

魔種,非但沒有將綾清竹收服,反而在她護體青蓮的反擊之下傷了體內的魔種,

連帶著一身修為也是大損,非但沒有藉著魔種之力更進一步繼續突破至造化境,

反而大幅回落,甚至險些跌落回造形境,這筆買賣真是虧到姥姥家了。



  服下幾粒丹藥穩定了一下體內的傷勢,林瑯天儒雅英挺的俊臉上陰晴不定。

那朵青蓮似乎因為先前那陣被引動自主護主的爆發而損耗不小,此刻黯淡無光的

落在地上,綾清竹絕美的俏臉上依然春意盎然,雪膩的嬌軀依舊滿佈著誘人的緋

紅,誘惑之極的扭動著,兩腿間漆黑的森林地帶被淫水和小穴內緩緩流出的精液

弄得斑駁一片,看上去異常淫靡。



  剛才和林瑯天的歡好,射入她體內的精液只是將綾清竹體內的涅槃心能量煉

化了一小部分而已,其餘的依舊隱藏在她的體內,那幕府主人的秘法也就依然沒

有失效,春情湧動,豐潤的嬌軀難耐的扭動著,渴求著男人的佔有與疼愛。



  縱然林瑯天依舊有些驚魂未定,此刻依舊被綾清竹慵懶嫵媚誘惑十足的迷人

風情撩撥得慾火漸起,剛剛軟掉的肉莖也漸漸再次硬挺了起來。



  “剛才那一陣讓我體內受創不輕,還實力大損,光靠休養恐怕一年半載都難

以回復至原來的程度,這該死的青蓮居然對我的魔種有克製作用,看來這女人背

後的勢力很不簡單啊。 ”林瑯天咬著牙低聲罵道。剛才的變故將他的算計全盤打

破,沒有被魔種附體的綾清竹根本不可能聽憑他的擺佈。趁人之危姦淫了綾清竹

之事一旦被她身後的勢力察覺,他定然必死無疑。這青蓮這般神異,綾清竹能將

之持有,身份定然不簡單,就算現在將她殺死,也難保不被察覺。



  正當林瑯天心煩意亂之時,眼角的余光猛地瞟到了依然躺在一邊昏迷不醒的

林動身上,不由心中一動。



  “小子,我林瑯天的女人不是那麼好碰的,剛才既然被你佔了點便宜,自然

需要你付出點代價來。 ”林瑯天對著林動陰森的笑著,漠然低語道。



  來到綾清竹的身邊,森然凝視著她那春情蕩漾的水汪汪的美眸,將手指伸進

那櫻紅的小嘴之中,一邊兒挑逗著粉嫩的香舌,一邊兒淫笑道:“既然傷在你的

手上,那就用你的身體來補償我吧。等我有朝一日《淫魔鑑》修習有成,一定要

將你調教成最淫蕩的女奴。 ”曖昧淫褻卻又森冷無比的話音未落,林瑯天將綾清

竹擺佈成跪趴的姿勢,拍打著那高高翹起的圓潤美臀,肉莖猛的插進了還是濕淋

淋的小穴裡,一邊兒拍打著著豐隆滑膩彈力十足的臀瓣,一邊兒猛烈的抽送起來,

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哦……疼……哦……又好舒服……哦……又要……變得奇怪了……啊……”

硬挺火熱的肉莖深深的進入綾清竹的身體裡,似乎因為男人心中的怒火,這次的

進攻格外的猛烈。劇烈的快感很快喚醒了綾清竹尚未冷卻的春情,豐盈的美臀被

激烈的拍打著,那並不是很大的痛楚彷彿助長了那酥麻的快感,讓綾清竹彷彿全

身都酥軟了起來,嬌聲呻吟著扭動著圓潤的美臀,看似在躲避男人的蹂躪,卻又

彷彿是在迎合著那奇特的懲罰一般。這奇異刺激的快感居然讓綾清竹很快就又洩

了一次。



  “騷貨,你看起來一副清冷孤傲的姿態,原來還有這種喜歡受虐的奇特愛好

麼?你的身體還真是淫蕩啊。 ”感受到肉莖上傳來的陣陣奇爽無比的吸吮之感,

林瑯天不屑的用下流的言語羞辱著胯下的美人,手指伸進小穴裡摳挖了兩下,帶

著粘稠的淫水分開柔軟豐盈的臀肉,抵在那精緻的菊蕾之上,緩緩用力插了進去。



  “哦……不要……碰那裡……啊……不可以啊……感覺……好奇怪啊……啊

……”最羞恥的地方受襲,綾清竹本能的收緊菊肛想要將侵入的手指擠出去,同

時搖動雪白的翹臀,想要擺脫這羞人的侵犯,卻被早有預料的林瑯天死死抓著無

法動彈,手指用力緩慢卻又堅決的進入了佳人最隱秘的後庭甬道之中,藉著手指

上淫水的潤滑,一邊兒摳挖著,一邊兒緩緩抽送起來。



  前後同時被侵犯,綾清竹反複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一般,用力搖著頭,大聲呻

吟著,小穴緊緊纏著那正在勇猛突進的肉莖,嬌嫩的肉壁激烈蠕動著,爽的林瑯

天直吸涼氣。



  “後面很敏感麼,原來清竹小姐不單單喜歡被虐待,還喜歡被人插後庭啊,

真是變態呢。 ”林瑯天搖著頭,一邊兒繼續享受著小穴裡那強烈的纏繞吸吮快感,

一邊兒繼續用手指開發著菊肛的處女地。



  當感覺到後面已經變得有些鬆弛了,似乎綾清竹已經適應了後面被玩弄的感

覺,林瑯天自蜜穴裡拔出濕漉漉的肉莖抵在那精緻粉嫩的菊蕾之上摩擦著,一邊

兒淫笑道:“看來已經差不多了呢,清竹小姐後面的處女,我也收下了哦。”話

音未落,肉莖就猛地插了進去,深深進入了佳人身上的又一個處女地。



  “啊……疼……疼啊……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啊……”從未被

人侵犯過的窄小後庭猛地被男人的巨物粗魯的插入,頓時彷彿要被撕開了一般,

劇烈的疼痛似乎更勝先前的開苞之痛,即使現在綾清竹被秘法蒙蔽了理智,卻也

抵受不住那劇烈的痛楚,高聲尖叫起來。



  “嘶,真緊啊,比小穴還要更緊啊,好爽,哦,好會夾啊。”綾清竹痛苦萬

分,林瑯天卻是舒爽無比,柔軟的肉壁緊緊夾著肉莖,還在緩慢的蠕動著,那強

烈的緊湊感比起剛開苞不久的小穴還要更勝幾分。也不管綾清竹的痛苦扭動,林

瑯天用力抓著那激烈扭動的渾圓翹臀,緩慢的抽送起來。



  緊窄的後庭被強行撐開,粗大的肉莖緩慢的抽動著,帶的來巨大痛楚,讓綾

清竹覺得好像屁股都要裂開了一般,她一身元力都被封印,絲毫沒有抵抗之力,

只能高聲慘叫著。



  因為先前在她青蓮之下受創,林瑯天滿腔邪火無處發洩,對綾清竹聲嘶力竭

的求饒慘叫卻是理也不理,反而感到異樣的痛快。這高貴的女子今天不單毫無反

抗之力的被他奪了處女之身,還被他肆意乾著後庭菊肛,如同青樓中的妓女一般

任他隨意褻玩,一時間心中得意非常,就連傷勢都彷彿有了好轉一般,當下腰跨

用力,肉莖繼續開發著綾清竹緊窄異常的後庭。



  綾清竹紅潤的俏臉早已變得蒼白,絕色容顏之上滿是汗水。劇烈的痛楚持續

了許久,漸漸彷彿有些麻木了一般,小穴也被那正在侵犯著她的菊肛的男人熟練

地扣挖著,酥麻的快感沖淡了後庭處的疼痛,讓她緊繃的嬌軀漸漸柔軟了下來,

漸漸開始感覺到後面痛楚之中隱藏的異樣。那種異樣之感隨著她漸漸適應肛交的

痛楚不斷增長著,讓她下意識的夾緊菊肛,微微扭動著翹臀想要追尋什麼。



  “這麼快就適應了,開始享受其中的樂趣了麼?你果然是喜歡被人乾後面呢,

桀桀。 ”綾清竹的變化很快被林瑯天察覺到了,得意的笑著,肉莖的抽送開始加

快了。



  “不要說了……哦……好羞人的……啊……好奇怪啊……啊……”綾清竹俏

臉漸漸再度變得緋紅一片,痛楚已經過去,後庭被侵犯的異樣感覺讓她的身體又

開始熱了起來,難耐的嬌哼著,扭動著翹臀開始迎合男人的侵犯,小穴裡一陣陣

抽搐著,粘稠的汁水不斷的淌出,沾濕了男人的手掌。



  “嘿嘿嘿,又開始夾緊了。”林瑯天淫笑著開始快速抽送起來,後庭異常的

緊湊感讓他也快要到極限了。肉莖不斷撐開柔軟的肉壁進出著幽謐的後庭甬道,

摩擦著肉壁帶來奇異的麻痺快感,讓綾清竹嬌喘細細,小腹處彷彿有著熱流湧動

一般,積累到極限的快感猛烈的爆發,讓她不由得高高仰起俏臉,大聲尖叫著,

粉紅的小穴緊緊收縮,大量的汁液噴湧而出,後庭的肉壁也一陣陣加緊蠕動,夾

得已經快要到達極限的林瑯天再也忍受不住,猛烈抽送了一陣以後,白稠的精液

在幽深的後庭甬道之中噴射而出。



  將沾滿精液的肉莖強迫著插進綾清竹紅潤的小嘴中攪動著,看著綾清竹圓瞪

著一雙妙目,林瑯天淫笑著將那里當成小穴一般隨意抽送著,享受著她無意識的

陣陣吸吮,然後將清理乾淨的肉莖在那張絕美的嬌靨上滑動著,再度分開佳人修

長的雙腿,肉莖猛的插進一片狼藉的下身秘處,再次抽送起來……



  火熱的春色在這石殿中不斷上演,卻沒有第三個人有這等眼福觀賞。林瑯天

用盡了各種手段玩弄著這被情慾控制了的絕色佳人,在綾清竹曼妙浮凸的雪膩嬌

軀上盡情發洩著心中的慾火。綾清竹甜美的呻吟一直沒有停止過,白皙的肌膚上

到處都是白濁的精斑和陣陣深淺不一的抓痕,小穴和後庭更是被幹的有些紅腫了。

當林瑯天最後在綾清竹溫熱的小嘴中忍耐不住,將白濁的精液射滿了她的小嘴,

還噴在了她絕美的俏臉之上時,已經過去了快三個時辰。



  揉著隱隱有些酸疼的腰,肉莖也已經疲軟無力彷彿死蛇一般垂落,林瑯天雖

然略感疲憊,卻是得意非常。在剛才的奸淫中,不斷吸取綾清竹體內涅槃心溢出

的能量,他的傷勢已經痊癒大半,稍作修養就可盡數復元。雖然今日失手沒有將

綾清竹收服作為自己的鼎爐,卻也將她美妙的身體玩了個遍,也算是夠本了。如

今已經盡興,也是時候該做下一步的安排了。



  將依然昏迷不醒的林動提了過來,脫掉他的衣服,將他和已經被玩弄的精疲

力竭沈沈睡去的綾清竹擺弄成身體緊貼,四肢交纏的樣子。林動依然硬著的肉莖

被綾清竹溫軟的美腿夾著似乎有了些反應,雖然身在昏迷之中也本能的在那柔軟

的大腿縫隙間摩擦著,一會兒後居然就這麼射了出來。



  “切,真是沒用,才這麼幾下就丟了。”見到林動只是被綾清竹的美腿隨便

夾了幾下居然就射了出來,林瑯天鄙夷的笑道,對他更加不屑。



  將一切安排妥當,沒有什麼疏漏之處後,林瑯天邪笑著離開了石殿。外面大

陣此時已經開始發生動盪,顯然這三個時辰眾人不間斷的轟擊還是的取得了一定

的成效,看來距離破陣已經不遠了。按照先前穆師的指點,林瑯天在裡面找了個

比較安全的地方,先將一身衣衫弄得淩亂焦黑,然後坐下一邊調息,一邊默默等

待陣法的破除。



  半個時辰之後,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場中烈焰遽然消散,露出其中被

困的眾人。陣中之人各個衣衫不整,氣息粗重,甚至有不少人身上還有幾處燒傷

的地方,顯得極為狼狽。



  “這該死的大陣終於破了,混蛋,居然讓本少爺這麼狼狽,一會本少爺定要

拆了這鬼地方。 ”一身焦黑,衣衫上滿是破洞的王炎顯然在剛才的陣法中吃了不

少苦頭,生性跋扈的他剛一破陣,就咬牙切齒破口大罵。其餘人雖然沒有說什麼,

卻也是一臉怒色,林瑯天也故意做出一副陰沈的臉色,一面裝模作樣的取出一些

丹藥服用。



  忽然,前方大殿之中傳來一陣打鬥聲,眾人心中一緊,發覺有人已經捷足先

登,頓時不顧先前巨大的消耗和身上的創傷,各個全力出手,道道淩厲的武學攻

勢立刻將那殿門轟成漫天碎片。



  大門一碎,片刻後就有一道身影倒飛出來,一落地就噴出一口鮮血,眾人頓

時心生警惕。林瑯天卻是心中大定,想來自己的栽贓嫁禍,李代桃僵之計已然成

功。



  事實也正是如此,綾清竹剛一甦醒,便發現自己全身赤裸的和林動交纏摟抱

在一起,身上還滿是斑駁的痕跡,傳來濃烈的腥臊味道,堅挺的酥胸被男人緊緊

抓著,那死蛇一般疲軟的肉莖被她的大腿緊緊夾著,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隱隱作

痛。憶起她失去神智之前的場景,綾清竹頓時羞憤欲死,就要將林動當場格殺。

只是她雖然修為遠勝林動,但是之前被林瑯天玩的太狠,身子酥軟無力,才讓林

動僥倖撿了一條命,只是受了點不輕不重的傷而已。



  發現綾清竹似乎沒有識破自己的計謀,林瑯天心中大定。見到綾清竹依然風

姿絕代,清雅如仙的漫步走出,似是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林瑯天心中得意

之極,想到之前瘋狂的歡愛,綾清竹那動人的肉體和迷人的風情,一雙眼睛淫邪

地在佳人曼妙的嬌軀上肆意打量著,只是場中之人的注意力都被綾清竹所吸引,

一時間也沒人注意到他。



  眼看好戲即將收場,那王炎卻再度找上了那替他背了黑鍋的林動。雖然林可

兒以點出了他是林氏宗族的分家之人,可對於那所謂的分家族人,林瑯天想來視

之如螻蟻,為了他開罪了王炎可謂相當之不值。而且那林動居然敢頂撞於他,讓

他不由心生怒氣,就欲出手將這不知好歹的分家螻蟻格殺,卻不料林可兒出聲替

他求情。



  心中轉著各種念頭,在眾人看不見的死角,林瑯天隱秘的在林可兒的翹臀上

捏了一記,頓時弄得少女一臉的紅暈,旋即雙手負于身後,俯視著那被壓迫得身

體有些彎曲的林動,淡淡的道:“看在可兒的面上,林動,你若是能夠頂住我的

氣息壓迫走出這石殿,此事,既往不咎。 ”林動心中亦是激烈的掙紮著,但為了

炎城林家一脈,卻也只能忍下屈辱。重重的腳步聲,在石殿之中響起,而在那種

越來越強的氣息壓迫下,林動毛孔下,突然滲透出了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鮮血順

著身體留下,每一次腳步的踏出,都將會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被鮮血所灌滿的猩

紅腳印,觸目驚心。



  望著那即便已是渾身鮮血,但卻依然邁著如山步伐,一步步走向石殿之外的

背影,石殿內突然變得安靜了許多,原本那些等著看熱鬧的人,眼神也是緩緩凝

重,少年的這股毅力,讓得人有些動容。



  綾清竹駐步於石殿之前,望著那個帶著滿身鮮血緩緩而來的少年,清哞微微

波動,她看得見少年那猩紅的眼瞳,也看得見那被他埋在眼神深處的熊熊烈火以

及一股令人心悸的韌氣。



  滿身鮮血的林動,帶著濃郁的血腥味,步伐艱難的與綾清竹身旁搽身而過,

後者玉手微握,或許是因為少年眼中那深斂的韌氣,又或許是罕見的心間一軟,

她,最終未曾再出聲。



  在那石殿中寂然的眾多目光中,林動的腳步,踏出了青銅大門,那股比山嶽

更加沈重的氣息壓迫,終於是陡然消散不見。一道透著一種宛如受傷野獸般的嘶

啞與低沈的聲音,緩緩的傳來,而後在那石殿之中徘徊不散。



  “林瑯天……兩年後,宗族族會,今日事,百倍還!”聽到這臨去之前的狠

話,林瑯天眉頭皺了皺,卻也不在意,只是與眾人拱手見禮,對著綾清竹意味深

長的一笑,然後便帶著林可兒離去。綾清竹秀眉輕蹙,對林瑯天離去之前的那一

眼的蘊含的東西迷惑不解,隨即若有所思,卻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天空之中,那再度被凝聚出來的火紅巨鷹之上,林可兒俏臉通紅的被林瑯天

抱在懷裡,漸漸成熟的美妙胴體被他肆意撫摸著,耳邊傳來男人淫邪的聲音:

“可兒,今天你居然替那小子求情,是不是看上他了,嗯?”



  “不,不是地,我,只是因為他也算是林氏一族,所以才……”林可兒嬌喘

著分辨道。林可兒和林動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對這位少年卻有著一種獨特的好

感。但是她落入林瑯天的魔爪,根本是身不由己,想到這裡,芳心便是一陣酸楚。



  敏感的身體在男人熟練的挑逗下開始熱起來了,熟悉的快感讓林可兒雙眸一

陣迷離,只是咬著銀牙,低聲喘息著。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