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少婦的沈淪1-2



少婦的沈淪

故事發生在一個二線城市L,這里經濟水平不是很高,但是發展很迅速,這就造成了很多的外來人員向這里湧入,帶來了很多的喜劇,同時也帶來了悲劇

王軍,男,28歲,175,地地道道L市人,爲人老實本分。畢業于一個三本大學,畢業后回到L,從事室內裝潢設計。妻子是高中同學,現有一個兩周歲的孩子。

梁秋雨,女,王軍妻子,27歲,167,49KG,瓜子臉,長相清秀,身材苗條雙腿筆直,臀部豐滿,B杯的胸部在她身上感覺就像是筷子上面挂了倆饅頭,每個男人見了都想按在床上好好淩辱一番,現在一家大型超市做導購員。

夫妻倆人從高中時期就開始談戀愛,大學的時候又進了同一所學校,大學時期,作爲校花的梁秋雨經受住了重重誘惑,一直深愛著王軍,盡管王軍家庭條件一般,畢業后倆人還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並且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本來倆人會恩愛一輩子,可是一個偶然的決定,改變了夫妻倆的一生。

備注:本人是淫妻愛好者,這篇文章是自己租房的時候想的 ,不過我是小劉,而房東他們是情侶。這是本人第一次寫,有很多不圓滿的地方,請見諒!謝謝!



第一章? ?? ???遠房外甥



像往常一樣,梁秋雨下班之后立刻接了孩子回到家里做飯,等待著丈夫王軍回家。今天不同的是,她的眉頭皺的很緊,就像是擰在一起的繩子,讓人看了直想摟在懷里疼惜一番。丈夫和自己家庭都一般,當初買房的首付還是兩家湊得錢,現在房貸一直由倆人來還,不出意外,再有二十年就可以還清。可是梁秋雨等不及了,因爲她想買一輛車子,孩子在漸漸長大,特別是冬天接送孩子,看著別人都是轎車,暖暖和和的,自己卻是電動車,縱使梁秋雨不是拜金女,也難免生出當初嫁錯了人的想法。但是她知道王軍不會同意,買車意味著倆人的經濟雪上加霜。王軍是一個實際的人,他只看眼前,所以梁秋雨沒打算他會同意,她已經有了主意。

計劃早就在一個月前就實施了:把側臥租了出去。房子位于繁華地帶,周圍不遠處有個大學,側臥可以租到800到1200一個月。孩子現在還小,客臥一直空著,如果租出去,每個月還可以增加這一部分收入,足夠支持家庭的日常開銷。但是租給誰是一個問題,剛剛開始她準備只租給女生,可是人家一聽是結婚的而且還有孩子,全部都拒絕了。后來就男女不限,這下有很多男士申請入駐,但是梁秋雨還是耐著性子一個一個觀察了一遍,把自己感覺不合適的全部去掉了,最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小劉,劉蒙。

劉蒙,180,大二學生,是L市一所二本院校學生,主修電子商務,劉蒙很少去上課,但是從來沒有挂過科,因爲有一個有錢的老爸。長相普通,爲人仗義,性格好爽,沒有富二代的那些壞脾氣,對于吃穿不講究,行事很低調。爲什麽是租房而不是自己買一套,一是爲了方便逃課后有地方去,二是感覺比較刺激好玩。梁秋雨雖然選了劉蒙,兩人僅限于電話聯系,還沒有見過面。爲了能夠順利租出去而不讓丈夫起疑心,梁秋雨甚至已經想好了一個借口:劉蒙冒充她遠房外甥,到這里來住一段時間,至于多久,就不是重點了。爲了演好這場戲,倆人甚至QQ電話里演練了很多次。而今天,就是驗收的時刻,觀衆只有一個人,王軍。

爲了盡早還房貸,王軍經常加班出差參加應酬,但是今天破例回來的很早,因爲妻子說老家要來一個親戚。陪著女兒坐在沙發上,看著廚房里妻子的背影,王軍不由心猿意馬,由于是在家里,梁秋雨穿的比較休閑,上身穿了一件半透明到大腿寬大的T恤,下身穿著一條超短裙,乍一看以爲下面沒有穿。每天加班到很晚,回來就倒頭大睡,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有和秋雨做愛了,今天的感覺特別強烈,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麽,還是感到有個陌生人來家里很刺激,王軍的休閑褲不由得頂的老高。

“粑粑,你這里是什麽呀?”兩歲的女兒瞪著父親的褲裆一臉的不解,以爲爸爸又藏了什麽好東西在褲子里面。王軍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這是你媽媽的寶貝,只有你媽媽能用,你以后也會有你自己的”“貝貝是個乖孩子,最聽話了,先看會電視,爸爸幫媽媽去做飯好不好?”然后又哄了女兒一陣,打開女兒最愛看的節目,趁著女兒被電視吸引的時候,一路小跑就進了廚房。

正在做飯的梁秋雨還米有反應過來,一雙美乳就落入了賊人的手里,並且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她舒服的差點要叫出來,好久沒有做愛了有這個反應很正常。強忍著快感,梁秋雨罵道“你干啥,沒看見我在做飯麽?待會我外甥還要來呢,出去!”

“老婆我受不了了,讓我爽一下,很快就好了”

“不行,啊,貝,啊,貝貝還在外面。”梁秋雨半推半就的對丈夫說道

“沒事,貝貝在看電視”

“嗯,啊,輕點,你捏疼我了”

“吐出舌頭來,讓老公親一親”

一方面是做了虧心事,另一方面也是好久沒有受到丈夫的滋潤,在欲望的驅使下,梁秋雨乖巧的吐出舌頭,和丈夫的舌頭纏在了一起,這時王軍的一只手已經伸到了上衣里,把胸罩解開扔到了廚房的門口,細細揉捏著自己最愛的美乳,另一只手卻不安分的來到了豐臀上,隨著王軍的大力揉捏,梁秋雨發出了嗯嗯的舒服聲。王軍知道現在妻子動情了,所以王軍乘勝追擊,一舉拉開了妻子超短裙的拉鏈。

“啊,不要,流氓!”梁秋雨想掙開已經來不及,超短裙就順著梁秋雨光滑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王軍一把將梁秋雨抱起來放到了洗菜池旁邊,裙子則被王軍直接踢到了客廳里沙發的后面。

“啊,壞蛋你,滾開,嗯,我。。。。啊!”感受著丈夫的火熱,梁秋雨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王軍就把T恤向上翻到了妻子脖子上,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嘴印在了那顆熟透的粉葡萄上,哧溜哧溜的吃了起來。正當王軍準備在再進一步,將自己腫的老高的小弟拿出來,與秋雨的小妹妹好好聊一聊,探討一下人生的時候,門鈴響了。梁秋雨立馬推開丈夫,去找自己的衣服,而王軍也清醒了過來,幫妻子找衣服。倆人剛剛走出廚房,不知道貝貝是不是被誇了所以想表現自己,還沒等倆人反應過來,門已經被貝貝打開了,門口站著一個很陽光的年輕人,

他微笑著問貝貝“你好,請問是梁秋雨家。。。。麽?”最后一個字幾乎聽不見,因爲他擡頭看到了一臉錯愕的梁秋雨和王軍站在不遠處。。。。。。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